Views: 16019|Replies: 3

请问哪位有Thomas Gray的《墓园挽歌》的中译全文? [Copy link] 中文

Rank: 1

Post time 2004-10-24 20:32:18 |Display all floors
请问哪位有Thomas Gray的《墓园挽歌》的中译全文?可以分享一下吗?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4

Post time 2004-10-24 23:13:53 |Display all floors

不知道这算不算全文

墓畔哀歌


晚钟响起来一阵阵给白昼报丧,
牛群在草原上迂回,吼声起落,
耕地人累了,回家走,脚步踉跄,
把整个世界留给了黄昏与我。

苍茫的景色逐渐从眼前消退,
一片肃穆的寂静盖遍了尘寰,
只听见嗡嗡的甲虫转圈子纷飞,
昏沉的铃声催眠着远处的羊栏。

只听见常春藤披裹的塔顶底下
一只阴郁的柢枭向月亮诉苦,
怪人家无端走进它秘密的住家,
搅扰它这个悠久而僻静的领土。

峥嵘的榆树底下,扁柏的荫里,
草皮鼓起了许多零落的荒堆,
各自在洞窟里永远放下了身体,
小村里粗鄙的父老在那里安睡。

香气四溢的晨风轻松的呼召,
燕子从茅草棚子里吐出的呢喃,
公鸡的尖喇叭,使山鸣谷应的猎号
再不能唤醒他们在地下的长眠。

在他们,熊熊的炉火不再会燃烧,
忙碌的管家妇不再会赶她的夜活;
孩子们不再会“牙牙”的报父亲来到,
为一个亲吻爬倒他膝上去争夺。

往常是:他们一开镰就所向披靡,
顽梗的泥板让他们犁出了垄沟;
他们多么欢欣地赶牲口下地!
他们一猛砍,树木就一棵棵低头!

“雄心”别嘲讽他们实用的操劳,
家常的欢乐,默默无闻的命运;
“豪华”也不用带着轻蔑的冷笑
来听讲穷人的又短有简的生平。

门第的炫耀,有权有势的煊赫,
凡是美和财富所能赋予的好处,
前头都等待着不可避免的时刻:
光荣的道路无非是引导到坟墓。

骄傲人,你也不要怪这些人不行,
“怀念”没有给这些人建立纪念堂,
没有让悠长的廊道、雕花的拱顶
洋溢着洪亮的赞美歌,进行颂扬。

栩栩的半身像,铭刻了事略的瓮碑,
难道能恢复断气,促使还魂?
“荣誉”的声音能激发沉默的死灰?
“献媚”能叫死神听软了耳根?

也许这一块地方,尽管荒芜,
就埋着曾经充满过灵焰的一颗心;
一双手,本可以执掌到帝国的王芴
或者出神入化地拨响了七弦琴。

可是“知识”从不曾对他们展开
它世代积累而琳琅满目的书卷;
“贫寒”压制了他们高贵的襟怀,
冻结了他们从灵府涌出的流泉。

世界上多少晶莹皎洁的珠宝
埋在幽暗而深不可测的海底;
世界上多少花吐艳而无人知晓,
把芳香白白地散发给荒凉的空气。

也许有乡村汉普顿在这里埋身,
反抗过当地的小霸王,胆大,坚决;
也许有缄口的米尔顿,从没有名声;
有一位克伦威尔,并不曾害国家流血。

要博得满场的元老雷动的鼓掌,
无视威胁,全不顾存亡生死,
把富庶,丰饶遍播到四处八方,
打从全国的笑眼里读自己的历史——

他们的命运可不许:既不许罪过
有所放纵,也不许发挥德行;
不许从杀戮中间涉登宝座
从此对人类关上仁慈的大门;

不许掩饰天良在内心的发作,
隐瞒天真的羞愧,恬不红脸;
不许用诗神的金焰点燃了香火
锦上添花去塞满“骄”“奢”的神龛。

远离了纷纭人世的勾心斗角,
他们有清醒愿望,从不学糊涂,
顺着生活的清凉僻静的山坳,
他们坚持了不声不响的正路。

可是叫这些尸骨免受到糟踏,
还是有脆弱的碑牌树立在近边,
点缀了拙劣的韵语、凌乱的刻划,
请求过往人就便献一声婉叹。

无闻的野诗神注上了姓名、年份,
另外再加上地址和一篇悼词;
她在周围撒播了一些经文,
教训乡土道德家怎样去死。

要知道谁甘愿舍身哑口的“遗忘”,
坦然撇下了忧喜交织的此生,
谁离开风和日暖的明媚现场
而能不依依地回头来顾盼一阵?

辞世的灵魂还依傍钟情的怀抱,
临闭的眼睛需要尽哀的珠泪,
即使坟冢里也有“自然”的呼号
他们的旧火还点燃我们的新灰。

至于你,我关心这些默默的陈死人,
用这些诗句讲他们质朴的故事,
假如在幽思的引导下,偶然有缘分,
一位同道来问起你的身世——

也许会有白头的乡下人对他说,
“我们常常看见他,天还刚亮,
就用匆忙的脚步把露水碰落,
上那边高处的草地去会晤朝阳;

“那边有一棵婆娑的山毛榉老树,
树底下隆起的老根盘错在一起,
他常常在那里懒躺过一个中午,
悉心看旁边一道涓涓的小溪。

“他转游到林边,有时候笑里带嘲,
念念有词,发他的奇谈怪议,
有时候垂头丧气,像无依无靠,
像忧心忡忡或者像情场失意。

“有一天早上,在他惯去的山头,
灌木丛,他那棵爱树下,我不见他出现;
第二天早上,尽管我走下溪流,
上草地,穿过树林,他还是不见。

“第三天我们见到了送葬的行列,
唱着挽歌,抬着他向坟场走去——
请上前看那丛老荆棘底下的碑碣,
(你是识字的)请念念这些诗句”:

      墓 铭

这里边,高枕地膝,是一位青年,
生平从不曾受知于“富贵”和“名声”;
“知识”可没轻视他出身的微贱,
“清愁”把他标出来认作宠幸。

他生性真挚,最乐于慷慨施惠,
上苍也给了他同样慷慨的报酬:
他给了“坎坷”全部的所有,一滴泪;
从上苍全得了所求,一位朋友。

别再想法子表彰他的功绩,
也别再把他的弱点翻出了暗窖
(他们同样在颤抖的希望中休息)。
那就是他的天父和上帝的怀抱。

卞之琳译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1

Post time 2004-10-25 09:59:42 |Display all floors

感谢分享

我的文学课作业是就这篇文章进行赏析,我担心自己理解不到原文的意思,所以在此求助,非常感谢zyworkshop的分享,实在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
小弟还有一个问题请教,Thomas Grey是18世纪末期英国墓园派诗人的代表人物,请问“墓园派”怎样翻译?翻译类似的其他流派有什么方法吗?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4

Post time 2004-10-25 11:55:27 |Display all floors

FYI

"Churchyard Poets" or "Graveyard Poets" is a critical term applied in retrospect to a number of English poets of the 1750's to the 1790's who write in the vein of Thomas Gray's Elegy in a Country Churchyard (http://www.thomasgray.org/cgi-bin/display.cgi?text=elcc) (1750). These poets are also sometimes called "pre-Romantics." Furthermore, the term encompasses at least two major works written before Gray's Elegy (http://www.thomasgray.org/cgi-bin/display.cgi?text=elcc): James Thomson's The Seasons (1726 - 1730) and Edward Young's Night Thoughts (1742 - 1745).

Use magic tools Report

You can't reply post until you log in Log in | register

BACK TO THE TOP
Contact us:Tel: (86)010-84883548, Email: blog@chinadaily.com.cn
Blog announcement:| We reserve the right, and you authorize us, to use content, including words, photos and videos, which you provide to our blog
platform, for non-profit purposes on China Daily media, comprising newspaper, website, iPad and other social media accou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