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s: 935|Replies: 4

关于杨绛情况的一段文字翻译 [Copy link] 中文

Rank: 4

Post time 2018-6-8 14:38:23 |Display all floors

1957年,杨绛获得中宣部林副部长支持,拿到翻译西班牙名著《唐吉珂德》的任务,而那时,杨绛根本不会西班牙语,而长于法语和英语。这类名著的翻译显然应该从原著翻译才能准确达意。但不懂西班牙语的杨绛却奇迹般地获得了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幸运。西班牙语不是小语种,中国有大量的西语人才储备,可偏偏将西语著作翻译的机会交给了一位不懂西语者,对于学术中人,您不觉得荒谬吗?名著翻译,除非名著原语言失传或属于小语种,很少有精通的专家,不得不从英文或其它最早翻译的语言版本翻译而来,像《唐吉珂德》这种书一开始就打算从英文或法文本来翻译,是相当奇怪的。

In 1957, with the support of Vice Minister Lin of Propaganda Department of CPC Central Committee, Ms Yang Jiang was granted the right to translate the famous Spanish novel Don Quixode,  at that time, she did not know even a word of the Spanish language but what she knows is English and French.

  杨绛自己也知道不懂西班牙语来翻译《唐吉珂德》有点冒险,靠英法译本转译对于文学名著太不严肃了。所以,杨阿姨1958年开始花两三年多业余时间自学西班牙语(当年她已经48岁),然后于1962年着手该书的翻译。外语是不可能靠突击来学到精髓的,尤其用于文学名著阅读和翻译,必须要长期的相关文化知识积累沉淀才有可能成功。国家出版计划居然也会耐心地等待杨阿姨先自学西班牙语再来翻译此书,全中国西语学者们也只能无奈地空有满腹学问而不得其用。整个国家文学爱好者都在等这位女士自学西语成功。这是何等的待遇和殊荣?!还是何等的荒谬?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4

Post time 2018-6-8 14:39:14 |Display all floors
杨绛阿姨:您可能得到了本不属于您的东西
  杨绛去世引发的跟风式悼念,体现了人们的善良,也有人说“读书的人少,点蜡烛的多”。

  但人们为什么在千万人中独厚杨绛,就连母校清华大学也在杨绛去世后给予隆重悼念,甚至超越那么多为国家做出大得多贡献的校友所获得的哀荣。

  杨绛阿姨为百岁人瑞,这是国家吉兆,对她多些哀悼无可厚非,她晚年对清华的捐赠获得敬重和感激也是理所当然。所以,本人在杨绛去世时,本着死者为大的伦理,不愿意对此说三道四。最近杨绛阿姨去世两周年之际,网上又在热传纪念她的文字,提醒我应该说点什么。

  杨绛阿姨的文学类作品如《干校六记》《洗澡》《我们仨》等,文学水平如何,本人不去评论,但可以肯定,仅仅凭这些作品,她是否能获得那么大的荣誉,是个疑问。一个学者或作家或才女,那她凭什么有获得如此尊崇与荣誉呢?

  董某冒昧揣测,杨绛看待人生的态度,触动了人们的神经。比如,她翻译英国诗人兰德的诗歌《生与死》明志:“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很多人把这话当成杨绛自己说的,自媒体时代,这个世界很容易张冠李戴)。

  还有那篇著名的百岁感言(有人说这篇感言是伪作,待确证。看笔迹确实不像):



  当然,杨绛最具有影响力的成就有两个:一是嫁对了人,二就是翻译《唐吉珂德》,后者给她带来了巨大的荣誉。而董某要非议的,恰恰正在这个成就上。

  留下传世作品是每个文人的梦想。世人多贪财,文人多贪名。贪财可能犯法,而贪名多数都可以被宽容。但如果一个人利用特权而捞取名义,虽然法律上多数情况下可以容忍,但道义上则未必应该被宽容。

  记得有个电视剧写为慈禧太后修建颐和园经费不足,某王爷找军机大臣翁同龢拨款而被拒绝,对付翁同龢这种很清高的帝师,金钱显然没用,后来该王爷就偷偷为翁同龢刻印了一本翁的诗集,翁高兴得没入脚处,就把属于北洋水师的经费拨给了颐和园工程。这个片段是否历史真实不得而知(翁和李鸿章矛盾很大可能是另一个原因),但这个片段其实很形象地描绘了文人贪名的时候也是没有边界的。

  在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在出版方面有绝对的控制权,尤其早期对于外国名著翻译列入出版计划,哪位幸运儿能获得国家安排的翻译机会,是国家计划经济的一部分。这种机会宝贵而稀缺。南洋出版社筹划出版希特勒著《我的奋斗》时,笔者曾和翻译王诚先生开玩笑说:这本书能给出版社带来多少利润不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只要一出版,王先生作为该书全球第一本中文全译本的译者必然名垂青史。对于出版社来讲,只是多了个作品,对于译者来说,这是人生成就的历史记忆。

  1957年,杨绛获得中宣部林副部长支持,拿到翻译西班牙名著《唐吉珂德》的任务,而那时,杨绛根本不会西班牙语,而长于法语和英语。这类名著的翻译显然应该从原著翻译才能准确达意。但不懂西班牙语的杨绛却奇迹般地获得了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幸运。西班牙语不是小语种,中国有大量的西语人才储备,可偏偏将西语著作翻译的机会交给了一位不懂西语者,对于学术中人,您不觉得荒谬吗?名著翻译,除非名著原语言失传或属于小语种,很少有精通的专家,不得不从英文或其它最早翻译的语言版本翻译而来,像《唐吉珂德》这种书一开始就打算从英文或法文本来翻译,是相当奇怪的。

  杨绛自己也知道不懂西班牙语来翻译《唐吉珂德》有点冒险,靠英法译本转译对于文学名著太不严肃了。所以,杨阿姨1958年开始花两三年多业余时间自学西班牙语(当年她已经48岁),然后于1962年着手该书的翻译。外语是不可能靠突击来学到精髓的,尤其用于文学名著阅读和翻译,必须要长期的相关文化知识积累沉淀才有可能成功。国家出版计划居然也会耐心地等待杨阿姨先自学西班牙语再来翻译此书,全中国西语学者们也只能无奈地空有满腹学问而不得其用。整个国家文学爱好者都在等这位女士自学西语成功。这是何等的待遇和殊荣?!还是何等的荒谬?后来由于“文革”下方五七干校,该书的译本迟至1978年才出版(如果杨绛有深厚西语功底,不到文革爆发该书就应面世)。杨绛翻译的《唐吉珂德》被西语界挑出不少硬伤,这是同时代杰出西语人才的遗憾,也是文学爱好者的不幸,只是杨绛阿姨个人的幸运罢了。

  董某写此文,不在于谈论文学译作的质量,而在于谈论我们社会所稀缺而又宝贵的公正。

  杨绛何以获得这个幸运?笔者只能以小人之心揣测之:上面提到,杨绛一生最大成就之一是嫁一个好丈夫钱钟书,这个成就直接促成了第二个成就即《唐吉珂德》翻译机会。

  1950年,中宣部领导下开始《毛泽东选集》的英文翻译。钱钟书就是这个翻译团队里的核心成员,承担了四卷本的主要审定工作。1951年中宣部英译室成立,钱钟书作为英译室唯一的委员开始了“毛选”英译稿的最后修订。从这时起,英译室的工作就围绕着钱钟书展开。由此可见,钱钟书高超的英文造诣,和其值得中宣部信任的政治素质。考虑到毛选的重要性,钱即便没有多大的“官帽”,他也是中宣部高层的红人。他未必会为杨绛翻译《唐吉珂德》说情(那太有损钱老的清誉了),但他的工作为杨绛和中宣部高层建立私人关系铺就了通道。

  一个人在中老年时期的心态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人生道路。一个不识字的老农民晚年会为自己儿孙满堂而得意,一个学者会为自己的成就和得到社会的认可而变得豁达。杨绛阿姨确实有理由对自己的人生感到潇洒,作为女人嫁得一个功成名就的好丈夫。作为学人,奇迹般地获得翻译《唐吉珂德》而成就远超过她应该得到的翻译家的美誉。但我们这个社会上,还有众多才华横溢而郁郁不得志者,他们满腹经纶,因为没有权利和关系而一辈子什么机会都捞不到,至死都默默无闻。如果您仅仅是一位精通西语者,在那个完全计划经济的时代里,在没有列入国家计划情况下,您自己来翻译《唐吉珂德》,看是否有出版社愿意给您出版?很难!

  一个学者不能因为幸运而受到指责,但一个人借助于公权力获得远远超出他的能力本该获得的机会和幸运,对于同时代的那些真正有才华的学者,就未免太不公平了。而杨绛则获得一个本来就不该属于她的机会而更凸显了不公平。当今中国的科研经费拨款和国家科技攻关项目的团队选择,假如靠个人关系,甚至一个该领域不出色的学者也能获得该重大科技项目拨款,而一流的学者却只能闲置,您觉得中国还有希望吗?

  杨绛阿姨太有资格洒脱地面对自己过去的境遇了,在那个没有贪官的时代里,杨绛阿姨获得如此获“名”的机遇。即便我对已经往生的老人家不准备批评,但我很难喝彩,因为对一个社会来说,公平比金子还珍贵(尤其对于智力资源的公平对待);而杨绛阿姨却成了那个时代“近水楼台”的受益者——不仅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声望和名垂史册的机会,也带来一笔可观的稿费收入(感谢她老人家把这笔钱捐赠母校清华大学)。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4

Post time Yesterday 16:23 |Display all floors
This post was edited by zhihu1 at 2018-6-19 19:42

.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4

Post time Yesterday 16:32 |Display all floors
This post was edited by zhihu1 at 2018-6-19 19:42

.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4

Post time Yesterday 16:33 |Display all floors
This post was edited by zhihu1 at 2018-6-19 19:43

.

Use magic tools Report

You can't reply post until you log in Log in | register

BACK TO THE TOP
Contact us:Tel: (86)010-84883548, Email: blog@chinadaily.com.cn
Blog announcement:| We reserve the right, and you authorize us, to use content, including words, photos and videos, which you provide to our blog
platform, for non-profit purposes on China Daily media, comprising newspaper, website, iPad and other social media accounts.